冥顽不化的魔王

一只咸鱼

算是迟到的中秋和国庆贺文(?)

                 注:是不同的两个同人短文。
   

         ①华武。
         道长和黄乐师兄来的时候,小华山正在和华无痴师兄在砺剑堂准备中秋宴会用的东西。他们现在要做的是一盏盏可以在月色下边赏月边放飞的灯笼,边角上要印上门派标志的小剑,难得的染上金色。
          华无痴:“师弟,我与人有约不可推,就麻烦你和这位道长帮忙辛苦一番了。”
           小华山闻言乖巧点头,表示明白这每年都有的基本操作,让师兄放心为欠债大业献身(划掉)。等忙到一半想起回眼去望那个同为天涯轮落的道长时,看着眼前一头白发的青年道长也不勉呆了一瞬。
          黄乐师兄今年带来的是个高手诶,师兄们都说据说入梦打完的高手头发都会变白,看着超难接近。可毕竟是讨债大佬(划掉)带来的师兄,不能冷落了,他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要怎么搭话才不显得突兀。
          道长仿佛看出他的想法先面瘫着脸指着灯上的标志问:“这是?”
          “哦哦,这个啊。是我们华山的标志,我觉得和轻功虚影很像。哈哈哈,你等等,我给你看看就知道了。”他顿了顿放下手中的竹架,尝试着在院子里运起轻功,起跳轻盈带出蓝色弧度,动作非常流畅的空中三段跳之后,他陡然发现身边不仅有自己的剑影还有墨色的鹤影。
       耳边是淡淡清冷的声音:“是很像,武当和华山平时都像藏锋于匣,真正出鞘的时候却最为锋利。”小华山闻言瞄了一眼道长背上的剑匣,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作腼腆笑。
         身下的剑气虚影没有真气供应闪了闪,几秒后便不见了。道长注意到这边,瞳孔微缩,嘴里只来的及发出一声提醒道:“小心!”
         
       打(daping)架(maqiao)完归来的华无痴:“师弟,你怎么这么一会就摔残了?不就是扎个灯笼吗???”
       小华山(伤残状态):不想嗦发。

     ②,晴博
       晴明以扇遮住半边脸,微垂的眼睑透着淡淡的艳色,浅淡的薄唇却是已经扬起。
         “博雅,你输了。”
      他对面的男子随意的从头上拿下一片因为下棋太专注而‘停泊’头顶的叶片,笑意温融:“哈哈哈看来晴明的棋道又精进了呀,看来我还有的是要继续研习的空间。”
        托着下巴正因为等待过久而打瞌睡的小姑娘,被笑声惊醒,慢慢的借着她身边的狐狸还有一把有她半个身子那么大的伞站了起来
      “嗯?~晴明,博雅,你们结束了吗?”
      晴明揉揉她柔软的短发,帮忙整理一下着装,又回身对注意力集中到小姑娘身上的博雅道:“带神乐出门吧,今日可是中秋,家人享受团圆之乐重要。”
       博雅已经将棋盘收好,正缓缓把叶二别上腰间,闻言快步走上他们面前,阻止了晴明想招式神去准备牛车的动作。
        “我以为你知道的,无论是神乐还是我,都早把你当家人了。”’
      晴明看着他诚挚的眸子,似早猜到结局般无奈的以扇击掌,然后示意他抱起神乐,走了出去。
         
           

    七夕快乐,虽然是两张单人照(ಡωಡ)hiahiahia。

  换了个手机,发现香帅他,,胖了???
刚建一星期以内的号,后面的只是风景图。第三张那个断袖之癖的命格目标是?!(路过发现有npc叫龙阳的,是有类似奇遇吗,意外的腐女福利
 

如何诱捕一只丰臣组哒三明

        前言:单身狗🐶写不出那种秀恩爱的感觉,所以说这还是一个无聊的脑洞。各位团友看文前可以吧火把放下了|・ω・`),短篇。

         

      必备道具:茶🍵和果子(点心),一群星星眼★的小短裤们,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粟田口兄长。
      ps:没有这位的婶婶可以自备假发和cos服伪装一下(ಡωಡ).
         

        玄学姿势:1.出阵前做好博多大佬的思想工作,买好足够的茶叶茶点还有上好的茶具。
           2.出门前给本丸最欧的刀一个抱抱。

        

         线路:队长靠直觉试抛骰子(队长人选建议草莓🍓尼),最好有资源的路。

      

          战略规划:1.到达王点先不进攻,派小短裤们探探敌情,发现三明就直接星星眼🌟‘’攻击‘’并端出茶🍵和茶点。
    2.草莓尼冷静下达进攻指令,然后冲过去抱起注意力在小短裤们身上的三明就跑。
      3.婶婶和小短裤断后,给小夫夫们留时间叙旧。
   
        

       后续:(*/∇\*)获得场景.一家多口的悠闲午后~

       婶婶:好啦,收工,粟田口小队来领员工福利啦!~
  三明(捧茶🍵):哈哈哈,甚好甚好,那么老爷爷我的福利呢?
   草莓🍓尼(搂住):夫人,你的福利在这。

[刀剑乱舞] 一期尼短视角


 
   排雷:短,文笔渣,纯瞎掰,cp一期三日。

 





  “吾名一期一振,意为一生只有一振的刀剑。若诸君身处吾境,吾不知于诸君而言会如何想。但于吾,纵这一生荣耀加身,也不过如烟花晨露,过后便再无痕迹。
    就如如今…
  呵,一把刀剑,能和主君一起扬名,一起毁灭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火舌吻上他的刃尖,如初生时铸造他的人掌控中的那股火焰,温暖灼热。

  三日月(笑):“御前様,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恍惚间,是熟悉的声音,他用已经不太凝实的灵体,努力撑起快要沉重到睁不开的眼皮。
  __ “三…日月?你…不是…”已经和主母离开了吗?
 
  三日月(惊讶):“哈哈哈很意外御前様是个会对弟弟们温柔的刃啊,虽然欧豆豆们也很可爱。”
  __ 他不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么,鲶尾说过人类临死前眼前会回放起重要的事和人的片段。
  
  三日月(若有所思): “一家人么?…虽然我们刀剑,但我也很乐意和御前様,欧豆豆们是一家人。”
  __ 其实还是有遗憾的吧,说好的一家人。
  还是,只留你一个刃了。
   
    余风华时初见,鸳锦,同堂无忧:
   今云散后别离,碧落,烛泪幽梦。
 

   
  

[刀剑乱舞]接触新事物的日常

 

 

  排雷: 三小篇,有少量一期三描写。



①,
[滴,你的好友审神者邀你入“这个本丸吃枣药丸”群。是否同意?]     [是]     [否]
   看着那个跳出来的选项框上的群名,即使淡定如三日月也不由得沉默了。
  “三日月殿?”
   这是平野坐在茶室里跑完一杯茶,路过某个平时自称老爷爷的刃身边去那茶点时,瞥到了那个半天没有被动过的手机。“是主殿新发的现世之物啊,咦,这个群,三日月殿可以先不用理会它的,一期尼说本丸里不会用这个的刃太多,主殿允许大家多适应几天再同意的。”
“是这样吗?…甚好,姬君起的群名让老爷爷我有些在意,一期君他还是得劝姬君再考虑一下为好。”宽大的蓝色和服长袖无意识的顺着三日月拿起茶点的姿势扫过还亮着的手机屏幕。然后…
  
  [滴,你已入“这个本丸吃枣药丸”群.]
  
  一期.看到打脸现场.一振站在门旁,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茶室内二脸懵逼的欧豆豆和夫人。
  

   之后,本丸的婶婶,收到的自家坐拥短裤军团的近侍大人的真诚建议,默默改坑刃的群名片。
  


②,
  接通网络之后,婶婶兴奋的拉着本丸后勤组长光忠麻麻还有副组长歌仙还有堀川小天使一起商量着买各种家电用品。
   婶婶:哇,这个牌子不错,洗衣服还可以放音乐!!
   歌仙:不不不,这个牌子耗水量太大…blablabla…
   婶婶:这款烤箱怎么样?是不是看着就超棒哒?!
   烛台切:对对,那个也不错!!
   ……
  旁边的管家刃发话了。
  博多:…555这个月的预算快不够了的说to。
  长谷部:阿鲁及,恕我直言…这样大量购入电器很可能会助长偷懒之风,当番也有修行之意…
   一期,一期他使出了必杀技_尼桑的微笑:)。[我就笑笑,不说话.jpg]

  
 
  

  ③,
   在相机风靡本丸之前,就连婶婶也没有想到,接受最快的居然是本丸喝茶组和皇室御物组。
  有这样的搞事风的.
  鹤丸(从树后跳出来):哇,怎么样,这个姿势怕出来够不够惊吓呢?
  还有带好基友一起拍的。
  莺丸(捧起茶具):大包平,要微笑哦,说起来三日月他们就能对着镜头笑得很欢啊。
  更有甚者全家一起拍的。
  一期:鲶尾把马粪放下!!…退,不哭了,把小老虎抱起来吧…
   婶婶表示:说好的从没有接触过这个呢?你们不会之前趁我不在本丸偷偷买过相机来用过吧??为什么这么熟练???
 

某个本丸一期尼的一天,流水帐式。

  
[一期三日,不拆不逆(大概。]

  5:30分,以不吵醒弟弟们的前提下起床洗漱。
 
  40分,到三条部屋为睡眼惺忪的三日月穿戴繁琐的和服,趁机谋取福利。(剩下时间和夫人娘家人搞好关系。)
  
  6点到6:40分,回到住处叫醒欧豆豆们,温柔尼桑模式开启。确认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带着弟弟们给烛台切帮忙做早餐。

  7点,履行近侍职责恭敬而不失礼的叫醒婶婶,早餐后不出意料获得了今日道具: [出战名单],[内番人选]以及[三日月的早安]。
   
  7:30到8点,在早会上宣布今天安排,会后带着弟弟们在三条组旁边开始今天第一次的本体保养。(帮夫人保养本体,刷出狗粮和恩爱度)

  8:30,第一部队出战,二到四部队也开始准备带好午饭远征。拜托好其他组的刃看顾欧豆豆后,和三日月一起坐在檐下喝茶。

  9点到11点,开始帮婶婶处理一天的公务,并准备为本丸内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待命。(突发事件≈搞事)

  12点到下午6点,午饭过后和弟弟们一起午睡,之后和三日月一起看弟弟们玩耍。
  第一部队回归,和三日月开始手合,度过了一段不错的时光。(调戏与被调戏成就达成)

傍晚 7到8点,晚饭时间之后,与大家一起参加了万屋的烟火大会,获得欧豆豆们的笑容和夫人的吻,飘花成功。

  9到10点,温泉时间。第二次本体保养,解锁晚安吻。
    ……

11点,在安抚夜谈的欧豆豆们之后,终于想着夫人睡熟。
 
 

 

月琅与日光

[互相初见印象。①是一期对三明的印象,②就是三明对一期的了。ヽ(•̀ω•́ )ゝ啊哒]
   




①。
     三日月宗近。
     这个名字在没有与一期主君一家联系起来之前,对他的印象只是一把闻名于世且美得像艺术品的刃,也许还可以发展成为惺惺相惜的对手。
      但没有也许了,他来到了主君所在的大坂城,由被献予的姿态。
   ‘ 以后久要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的刃。’ 这次,在弟弟们好奇的讨论声中他产生了这个印象。
     




②。
     一期一振。
   此时还年轻的天下最美之刃,只觉得这个名字的主刃一定很受人类欢迎,一生只能得到一次的刀…一定很喜欢昙花吧?
    哦,能见到他了,以这种姿态的初见可不怎么美好呢。
    意外是个和名号不符的温柔尼桑,哈哈哈获得小家伙们的喜欢了呀,那么今后请多关照。

推文以及求相似的粮。

    
   推荐一下耽美重生文《庶子卿相》,还没看完。
   最近比较喜欢这一类的,比如恒容,簪缨问鼎,清和等等,还有盛世国师,桃李满宫堂也搜到看过。
    主角受重生或者穿越,从开篇由小到大,慢慢接触权谋,其间见缝插针的谈个恋爱,又不耽误给之前腐朽的山河带来活力和生机。这一类的文可以说是很戳我这条咸鱼的萌点了( ̄▽ ̄)~*,可惜的是搜来搜去就只有这么几篇粮。。